首页 > 生活杂记 > 512 四川汶川8.0级地震 震后日记

512 四川汶川8.0级地震 震后日记

前两天一只无法上网。就从今天开始吧。让大家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去看这次地震。

【地震当时】
12日中午,我在天府软件园A1食堂吃饭,看见窗外几个吃过饭的人在水塘边,指着一个角落议论着什么。一个人更是上前去踢了一脚,之后说笑着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人走到相同的位置,做出了与刚才相同的举动。我很好奇,那究竟是什么。又过了一会儿,我吃完饭了,我也走到了哪里,看见一只蜻蜓一直停在水塘的石阶边上。我无意识的也用脚把蜻蜓赶走。但是蜻蜓仿佛并不愿意接近水面?蜻蜓不是点水么?我很困惑。

下午2点,天空很昏暗,感觉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样子,但是天气却并不闷热,而且也不是盛夏,应该不是暴风雨的样子。接着,突然听见很多剧烈的响声,伴随轻微的晃动,我起初以为是外面挂起了大风吹的。可是后来晃动越来越剧烈,我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听见房屋吊顶上感觉很多有石子落下的声音。接下来感觉脚下的地好像正在发生位移,晃得根本站不稳。我感觉整个房屋像是要垮掉了,于是冲出了房屋。

我冲到A1楼外,只觉得自己脚下晃动得厉害,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IBM和赛门铁克的外墙玻璃在剧烈的晃动着,各种震动和撕裂的声音不停的发出。A1和A5之间的连廊已经可以凭肉眼看出明显的晃动。物管勉强维持着惊慌失措中的人们的秩序。

我在晃动中写下了一条短信,仅四个字加一个标点:“现在可好?”分别发给了我父母,女友,两个好友,和两个室友,还有另外一个在园区工作的大学同学。现在回想起来,一点印象都没有,可能真的是下意识的。就连短信内容都是看手机草稿箱才知道的。并不是我故意要在草稿箱里保存这条信息的,只是因为我的联想手机有这个功能,就是如果消息发送失败就会把当前消息保存在草稿箱里。其实这个时候成都的通讯已经基本瘫痪。我尝试用拨打女友的电话,因为女友此时远在成都市中心的春熙路的一栋写字楼上班,而她们公司所在的楼层是19楼。我很想给我妈妈打电话,因为我直到她肯定会非常担心我的。可是,拨打完全是徒劳的。其实直到翌日的凌晨,我才成功的打出去一个电话。

【地震当晚】
地震以后整个生活秩序都乱了,一些有私家车的人们准备驱车离开园区,一些没有车的人就只能在园区的开阔地蹲守。不过之后传来的消息是:市区已经封路了,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进城。随后公司综合部部长开车过来通知我们可以放假回家,因为电话打不通,她就直接开车过来了。(公司办公点里园区不是很远,而且都在三环以外。)但是我没有车,由于地震的影响公交车也没有了。而且通讯中断,我根本不知道该到哪儿去。

最后管理服务中心大多数人决定我们朝出城的方向走,先去华阳镇吃饭,再安排下一步的事情。其间,我的手机虽然打不出去任何电话,但是居然接起了三个电话。一个是父亲打来的,说他们都还好,只是母亲给地震吓着了,很挂念我。我一遍又一遍的拨打母亲的电话,但是一直不能接通。因为我本身是学通信的,我知道至少是目前我所处于的位置不是没有基站的信号覆盖,而是通信信道不够用。碰运气吧,也许能打通几个。

之后混沌中我接到了女友打来的电话——公话,她用公话打给我的。很显然,她和我一样的无助,身处熟悉却又陌生的城市。我们没有地方可以去,我让她到园区来找我,因为没有了可移动的通讯方式,我们只能以这种最原始的等待方式来会合。等我接到她了以后,已经很晚了,早已经没有了公交车,我们打的返回了成都市区。想找一个地方吃饭,但是基本上餐馆都关门了,少数还在营业的餐馆也没有太多的食物可选择。

【地震凌晨】
地震之后都会有余震,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这次地震到今天早晨(5月14号)已经有大大小小三千多次余震。那天晚上看见很多人都在露天的地方露营。从来没有经历过地震的我们非常的害怕,脚下的地还在颤抖,走到小区门口,门卫大妈奉劝我们暂时不要回去,于是我们临时决定晚上也不回去了,匆匆的上楼简单的拿了凉席,加了件外套就出去了。

13日凌晨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川大体育馆外的广场露营。广场上的人很多,车也很多,有搭帐篷的,还有的把弹簧床之类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当时自己就一个感觉——难民,是啊。虽然不是重灾区,但是已经完全影响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由于其他通讯方式全部无效,报纸一度又成为了消息传递的唯一途径,成都商报在当晚23时左右就发出了号外。上面有此次地震的一些相关信息,让我们知道了是四川汶川发生了7.8级地震。成都由于离汶川很近,受到了强烈的地震波的影响。号外上面还有成都市人民政府的安民告示之类的,劝说大家回家睡觉。由于是当天,我的体力尚可,决定要通宵了。因为当天晚上震感还是非常的强烈,时不时的就可以感觉整个地表在颤动。

大概是到了后半夜的样子,开始下起了小雨,我和女友被迫转移到能够避雨的地方。我们选择了体育馆的2楼,相对可以避雨而且也比较结实,楼梯开阔,如果地震突然来袭也方便撤退。躺在川大的广场里,晃动是随时随地的,可是最恐怖的还是听见巨大的地震声音,除了整个地面都在颤抖,还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广场上聚集的人非常多,大家都非常恐慌,这种感情是会感染的。我突然觉得人是多么的渺小,无论是谁在这种强大的自然灾害面前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雨下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冷。可以说是饥寒交迫,临近6点的时候天渐渐的开始亮了,实在是困倦得不行了。我和女友开始返程,准备回出租屋睡一小会儿。回到出租屋的一个小时也是噩梦般的感受。不知道是不是我已经开始神经质了,一躺在床上就感觉床在晃动,就像是在海船上漂泊一样。曾经的安全小屋现在变得无比的恐怖。只有时不时的巨大震动弄得玻璃窗发出摩擦的响声才能印证我那时的感觉不是幻觉,那就是地的确在震。

【地震翌日】
真的很不想去上班,地震啊,多大的事情啊。即使不去上班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在晃动的床上赖了半天,最终还是依依不舍的收拾了东西上班去。人们的生活已经完全打乱,平时我买早点的蛋糕店居然都没有开门,102路公交车等了将近半个小时都没有来一辆,甚至让我觉得今天102公交是不是停运了啊。辗转反侧的转车,我到了公司。园区里面大多数的企业都没有上班,特别是几家世界知名企业,他们强烈要求我们出具此房屋可以正常使用的证明。但是作为园区运营和管理的我们,怎么可能有建筑审定的能力和资格呢。集团和公司的领导全部到我们这里来办公了,毕竟我们这里是一楼,而且作为全球软件企业合作伙伴,我们园区的楼宇还是非常值得信赖的。

…… (其间省去N多繁杂的办公活动,以及本人对华为的再一次鄙视。)

当天有N多传闻,N多新闻,N多见闻。有感动的,有郁闷的,有让人舒心的,有让人担心的。我就记不完那么多事情,基本是每个小时都有新闻,每个小时都有动态,每个小时都在晃动。这些真的假的消息,就在一次又一次或大或小的震动中逝去,而我的记忆体又载入了新的警示内容。

【恐慌传言】
传言一:都江堰一化工厂爆炸,成都水环境受到急剧破坏。14日上午就听见了这个传言,然后我女友和出租屋的室友一起出去买矿泉水储备,结果所有超市的矿泉水已经被抢购一空。无奈的女友给我发短信,让我从郊区(我上班的地方在三环外,算比较远的了)外带水回成都。可是,她哪里知道,即使是在外环已经连高价水都买不到了。成都仿佛真的进入了水荒。接着是公司的几个同事说自己家里人打电话来说已经停水了,以及我们所在的园区B区已经停水了,一切的一切更是增加了恐怖的气氛。结果,今天并没有全城停水,昨天的局部停水是因为地震导致水管破裂,已经抢修完毕,并不是水质受到破坏。都江堰的化工厂并不是爆炸,也只是因为地震导致失火,事发当地空气质量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并不会大范围的破坏环境。
传言二:某时某刻还有N级余震。这个恐慌传言是这几天听得最多的了。其实也不完全都是谎言,因为余震是确实存在的(这点自己都可以感受到),只是这些消息被传出来就有些变味,甚至你也不知道究竟哪个是原版,究竟应该亲信哪个。地震接下来的头两天,由于余震比较强烈,加上传言都不敢回家睡觉。就在川大体育馆那里睡觉的,可是耗了两天,实在是太困倦了,昨天晚上我就在出租屋里睡觉的。今天起来后听大家讲起昨晚的余震,自己却浑然不知,实在是有点后知后觉的恐惧。

【抗震救灾】
公元2008年5月15日,高新区创新中心组织了成都高新孵化园和天府软件园的企业员工参与义务献血活动。我非常有幸的成为了活动的小组织者,通知园区部分企业。由于余震不断,上班的企业并不多,因此参加献血的人也不是很多。不过仍然装载满满的一个公交车的献血者。而且部分企业,例如新电,他们是公司自己组织,自己开车到成都市血液中心去献血。反馈回来的消息是:由于献血者众多,成都市血液中心的血库已经满了。于是血液中心留下了各个献血者的联系电话,待需要的时候再另行通知。

公元2008年5月16日,地表好像逐渐平静了下来,园区的上班的企业也越来越多了。中午我参与了桂溪街道办益州社区的捐款活动。带上志愿者的帽子,胸口贴着高新区志愿者的徽章,心情是无比的激动。无论我个人的生活或者是情感有任何的难受,现在社会需要我们的爱心奉献。其实我想捐钱,但是囊中羞涩,我加入了高新区的志愿者协会。在过几天,就会有大批的重灾区的灾民转移到成都来,届时就需要众多的志愿者为之服务,我很高兴的报了名。

今天总共筹集到了2179.30元,因为园区是食堂是刷卡消费的,很多吃饭的人并没有带钱来食堂,而且很多企业自身已经组织了捐款活动,因此捐款其实并不算是踊跃。可是大家对于加入志愿者服务都非常有兴趣,都非常愿意为广大灾民贡献自己的力量,虽然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也受到了地震的影响,只是没有重灾区那么严重。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更觉得重灾区的难民需要我们伸出援助之手。

3.48K
分类: 生活杂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