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08年2月 的存档

华为成都再有员工跳楼自杀身亡

2008年2月26日 没有评论

“太惨了!”昨日下午1时50分,成都天府大道天府软件园B区7栋华为研发中心大楼,黄白相间的警戒线格外醒目,多名警察和治保人员维护现场,众多闻讯前来围观的其他公司员工在警戒线外议论纷纷。一名身着深色衣服的男子躺在华为研发中心出口左边的斜坡上,身下是残留着一条两三米的血迹。华为研发中心8楼,从右数第5个外伸阳台处,警察正进行紧张勘查。
李栋兵1983年4月1日出生,原籍眉山市仁寿县文林镇红兵4社。2006年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根据毕业生就业协议显示,他被华为属下的慧通 (深圳)有限公司录用,后来,他出现在了成都华为。李栋兵的妹妹李珍说,他们有两兄妹,爷爷70多岁,父亲50多,母亲也接近50岁。一家人为了送哥哥上学,欠了很多债。因为家穷,她初中毕业就没再上学,家里全力培养哥哥,一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李栋兵的大婶告诉记者,爷爷还不知道孙子死亡的消息。他们不知道,该怎样把这个噩耗告诉老人。
从2006年后,华为对人力资源的管理实行人事外包管理模式。华为用新人,先与人力资源公司签订合同,由人力资源公司按照华为的需求,提供相关的劳动力,称为劳务派遣。员工们是被人力资源公司派到华为工作。华为将报酬支付给该人力资源公司,公司再支付给受聘员工。劳动力的人事管理,由人力资源公司承担,而员工与华为,不发生直接的人力资源管理关系。据悉,这种做法,降低了华为在人力资源管理上的成本,规避了用人的法律风险。用这个员工的说法,他们是最彻底的打工者,华为,与他们关系不大。

2时03分,记者来到华为研发中心试图了解相关情况,对方拒绝。

3时许,面对越来越多赶到现场采访的媒体记者,有工作人员从华为公司拿出了纸箱,将其拆成纸板后围在了死者周围,并摆放了花盆进行支撑。

4时25分,殡葬车来到现场,将死者尸体送往殡仪馆。

目击者:死者佩戴华为工作牌

天府软件园另一公司员工称,昨日中午1时30分,他和同事吃完饭经过华为楼下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名年轻男子头朝内蜷缩在地上,鲜血不停从头部冒出,身上佩戴着华为的工作牌。听其他围观的华为员工介绍,该男子是华为公司无线部的员工,刚从楼上跳了下来。 阅读全文…

分类: 评论观察 标签:

对不起,情人节!

2008年2月15日 没有评论

昨天是情人节,幸福人家的情人节。
在浪漫与生活的双选题中,
我最终选择的是默然。

我的想法太多太多,
多得以至于我什么都不想去想。
而我分明看到了她的失望!
失望得我不知道她会怎么去想。

一个情人节的夜,
我什么都没能给她,
又是一个雷同的晚餐,平淡的夜。
真的是疲惫了?还是麻木了?

曾经有许多想做的事情,
因为她,压抑着,
忍受着不看忍受的人生。

回想刚刚过去的农历新年,
无趣、单调、孤单、寂寞,
都是她赐予的恩惠。

危机意识=爱情公积金?
这是维系我们情感的归宿?
是谁离开谁的唯一保障?

对不起,我的她!
对不起,我的情人节!
对不起,我的……

分类: 未分类 标签: